2016年“两会”已经召开5天了,今年医药行业有哪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了精彩提案呢?赛柏蓝为大家梳理了业内最为关心的“两会”医药热点,快来一睹为快吧!

 

关于风靡全国的“二次议价”

 

雷菊芳:取消对中成药带量采购

 

全国政协委员、奇正藏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雷菊芳代表指出,目前普遍认为中医药是辅助用药,对于解决病人的临床问题帮助不大,并占用了医院的医保资源,需要大幅淘汰中医药产品的目录数量。大部分地区只能以简单粗暴的方式通过带量采购(二次议价)、是否满足降幅来达到筛选淘汰产品目的,这种做法对中医药发展极为不利,会引导企业只追求成本导向。

 

为此,雷菊芳代表建议:取消试点城市带量采购淘汰中成药的做法,建立以省为单位的临床专家评审中成药目录机制,维持中成药15%医院加成,扶持中医药产业发展。只有及时刹车,取消对中成药带量采购(二次议价),改为由省卫计委牵头组织省内专家对中成药目录进行临床药物经济学的评价,完善目录筛选标准,淘汰部分临床性价比不高的产品,确保疗效确切质优产品在临床上有用武之地,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中药企业创新。

 

肖伟:摒弃“唯低价是取”,严格禁止“二次议价”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康缘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肖伟认为,自当年6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后,国家要求对专利药品、独家生产药品,建立公开透明、多方参与的谈判机制形成价格。但是,目前省级药品采购招标,不管好药坏药,还是以降价为目的,一律要求降价20%,连新药也不例外。

 

对此,肖伟建议,在省级药品采购“双信封”公开招标采购时,应彻底摒弃“唯低价是取”的倾向,真正体现“质量优先、价格合理”原则。具体而言,要对质量风险和供应风险进行综合评估,加大经济技术标的比重,以减少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同时,建议从国家层面严格禁止药品集中采购的“二次议价”。

 

关于医药行业原辅料垄断

 

耿福能:清理、取消中药提取物的批准文号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耿福能指出,近年来医药行业原料药垄断现象比较严重,这也是造成药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之一。

 

垄断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部分原料药生产企业及经营企业,利用《药品管理法》及相关法规定“对实行批准文号管理的原料药,生产其制剂必须釆用有批准文号的原料药”,利用手中掌握的批准文号资源,釆取提高原料药价格,或不外卖原料(仅供自己生产),造成市场制剂药品价格虚高或老百姓无法买到这些救命药。二是部分不应按批准文号管理而发了批准文号的中药提取物。

 

耿福能建议,完善和落实《反垄断法》,制定《反暴利法》;立即清理及取消对中药(天然药物)提取物的批准文号;对部分原料药施行价格干预(如:政府定价)及量产任务;设置鼓励原料药注册准入制度。

 

李振江:加强对原料药产业垄断的认定

 

全国人大代表、石家庄神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李振江表示,一些普药原料药的垄断经营已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更是药价虚高的一大推手。近段时间以来,部分低价药品价格猛涨,药品涨价的背后是原料药价格惊人上涨。麝香草酚的价格,从275/公斤暴涨到8808/公斤。葡甲胺从310/公斤上涨到4800/公斤。

 

李振江建议,政府应对化学原料药市场进行适度的价格管理,尤其是对生产厂家少的原料药加大监管力度。同时,国家相关部门应加强对原料药产业垄断的认定,一旦发现,从严处理,及时遏制原料药的严重乱涨价、破坏医药行业良性发展的行为。

 

对于只有两三家企业生产甚至独家生产的普药原料药,监管部门应多批准几家企业生产,对于基本药物中那些成本倒挂的临床必备用药,其原料药给予定点生产,实现医药市场良性竞争。

 

关于正在全面推进的分级诊疗

 

谢子龙:二级以上医院不设普通门诊

 

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建议,对所有非营利性二级医院和所有非营利性三级医院,一律不允许设立普通门诊,二级医院只设专家门诊和急诊门诊;三级医院只设立疑难杂症门诊和急危重症门诊,并建议政府加大力度精简整合公立二级和公立三级医院。医保机构对能够自觉地按照分级诊疗的总体要求分级诊疗者,给予适当提高医保报销比例的优惠政策。

 

此外,谢子龙还建议,加快修订《药品管理法》,增加互联网售药的监管要求,制定网上售药规范。谢子龙认为,应制订《互联网食品药品交易法》,交易平台经营者,要对入驻商户及产品把关,对假冒伪劣商品问题应负连带责任。他表示,现行的《药品管理法》对规范第三方物流、互联网药品销售等缺乏法律依据,存在监管空白,应加快推进修订。对于网络销售假冒伪劣药品的企业和个人,应建立“黑名单”。

 

郭广昌:以“互联网医院”模式推进国内分级诊疗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广昌认为,仅单纯依赖现有的线下传统改革,若想实现群众有序、分层就医的格局,显然“势单力薄”。因此,在国家全面推进“互联网+”战略背景下,如何借助互联网推动“分级诊疗制度”的实现,是必不可忽视的一种潮流与机遇。郭广昌建议在已有案例的基础上,相关部门加大对“互联网医院”模式的调研、支持和推广。

 

此外,郭广昌还递交了“建立多层次的儿童专科医疗服务体系”的提案,建议要彻底解决儿童看病难问题,还得从加大医疗服务供应入手,在体制机制上破题。具体有,政府提供针对性保障措施,保证综合医院儿科门急诊服务;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以多种方式提供儿科医疗服务;全面发挥互联网功能,高效发挥儿科医疗服务体系综合功能,探索设立儿科互联网诊所/医院。

 

杨文龙:逐步推广互联网电子处方

 

全国政协委员、江西仁和集团董事长杨文龙建议,应当逐步推广互联网电子处方、分批逐步放开网购处方药限制,可重点先行放开需要长期服用的慢病用药,并研究和出台网络售药医保报销政策、试点推进和实施移动医保支付,为互联网医药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竞争环境。

 

关于医保目录的调整

 

闫希军:医保目录半年调整一次

 

全国人大代表、天士力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闫希军表示,国家医保目录自2009年颁布以来,一直没有进行调整,这使得许多近几年新上市的科技含量高、疗效确切、副作用少的创新药物长时间不能进入国家医保药物目录,无法在临床治疗中大范围使用。这既浪费了国家因研发药物而投入的巨大财力物力,也使得患者无法享用更先进的药物,影响了治疗效果。

 

为此闫希军代表建议,要加快推进国家医保药物目录的调整进度。特别应该加大、加快创新新药进入医保目录,让其更好地为广大患者服务。医保目录调整应该及时,建议半年调整一次,并且严格按照规定时限来进行。

 

应通过立法来规范管理医保目录调整工作,保证医保目录调整过程的公开透明和可监督性,明确药品遴选方案、标准和流程,遴选专家应熟悉相关法规,具有医药或药物经济学背景,要让企业、临床医生参与遴选工作,保证其建议、沟通和申诉的权利和渠道。

 

徐镜人:将创新药物纳入医保体系

 

全国人大代表、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建议,国家应尽快将创新药物尽快纳入医保体系,并呼吁国家加大对中药产业的扶持力度,促进传统中医药产业发展壮大。

 

他还建议加强医药行业质量建设,对质量建设取得突出成绩的企业,在政策上予以倾斜;并加快推进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工作,提高准入门槛,维持良好的竞争秩序,让更多的高质量药品造福百姓,促进医药产业健康稳定发展。

 

关于紧缺的儿童用药

 

陈保华:全社会要多关注儿童用药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华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保华建议,应将儿童药定义为“14岁以下未成年人使用的具有明确用法用量的专用或适用药品”,以便国家相关鼓励和优惠政策的落地实施。国家及地方政府均应设立专项资金,鼓励科研院所、生产企业投身儿童药物开发,加强儿童药物临床试验基地的建设、儿童药物临床研究和验证。

 

同时,国家应不断完善儿童的医保政策,将儿童常用药以及特殊、有效、昂贵的罕见病药物列入儿童医保目录,并建议每年更新1次。建议借鉴美国的相关做法,在原有基础上给予儿童药物增加1年的市场保护期、50%的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

 

丁洁:适当上调儿童诊疗费、扩大儿童医保报销范围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建议,应适当上调儿童诊疗费,增加的部分通过扩大儿童医保报销范围、提高报销比例等措施来弥补,同时制定针对儿童医院、设有儿科的综合性医院的专门补偿机制,缓解当前儿科“亏本经营”的窘境。

 

关于中医药的发展

 

方同华:加强中药材的质量,推动中药“走出去”

 

去年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为中国中医药赢得国际声誉。为推动中医药产业“走出去”,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珍宝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同华建议,将发展中药材产业和中医药产业规划纳入到“一带一路”、“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国家发展战略。同时,促进中医药参与国际交流,通过建立国际化的推广手段和措施,形成国际化的产业项目,提高中医药的国际影响力。

 

同时,方同华认为,中药材规范化种植与科学管理养护等问题的解决迫在眉睫。相关要制定更加严格规范的中药材质量标准,将部分传统中药材鉴别方法上升到中药材质量控制标准,保证中药材质量稳定、可控。加大中药材种植培训,严格市场检查抽查等办法,有效解决中药材质量低劣、抽查不合格率居高不下等问题。

 

关彦斌:中医药的春天正在到来

 

在全国人大代表、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看来,中医药的春天正在到来。关彦斌这么说有两点理由:一是2015年,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二是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扶持中医药发展的规划纲要。

 

就中医药企业发展层面来说,关彦斌认为其发展壮大还需具备三方面的条件:一是在中药价格放开的基础上给予价格鼓励和支持,真正按市场规律办事,让优质中医药有优价;二是在国家政策层面鼓励支持中药龙头企业通过兼并、重组、收购,提升行业集中度;三是鼓励中医药企业走出国门,走向世界。